【中梁·壹號院】细说,壹号人物的院子

焦点滨州王震ODHt 2018-03-23 08:45:1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雨打芭蕉,烛照海棠,月下独酌,醉卧芍药 自古院子承载了多少文人雅士的风流; 故人爱院子,犹记那年桂花飘香 席地而坐,纵谈到天亮 心中有院子,便是天涯若比邻的桃源 记忆有院子,仲夏夜、凉扇、板凳、葡萄藤 孩子的欢声笑语,和着知了的叫声 飞檐生辉,延续到月上梢头 每一处院子 无不是名人雅士的寄情之所 无

雨打芭蕉,烛照海棠,月下独酌,醉卧芍药

自古院子承载了多少文人雅士的风流;

故人爱院子,犹记那年桂花飘香

席地而坐,纵谈到天亮

心中有院子,便是天涯若比邻的桃源

记忆有院子,仲夏夜、凉扇、板凳、葡萄藤

孩子的欢声笑语,和着知了的叫声

飞檐生辉,延续到月上梢头

每一处院子

无不是名人雅士的寄情之所

无不是大隐于市的名望之家

无不是日逐功成的达官新贵

书写传奇的得意人居    

老舍《我理想中的家庭》说

“院子必须很大,靠墙有几株小果木树。

除了一块长方的土地,平坦无草,足够打太极拳的。

其他的地方就都种着花草,没有一种珍贵费事的

只求昌茂多花。”

余秋雨《院落有家庭秩序》说

“中国的院落是内向性的,不是外向性的,

而且有家庭的伦理秩序。

院落是安顿生命、安顿家属和安顿精神的场所。

里面是独立的世界,院落便是他们的天地。”

而,壹号院的《院子说》

“时光荏苒,从过去到现在

中国人对于院子的情结,始终流淌在血液里

在滨州,人们不缺居住的地方

但很多人,缺少一个装得下梦想的院子

有家人,有老友,有伙伴

有情调,有事业,有生活

不负光阴,不负心

不负家人,不负卿”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