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楼市将迎来最艰难时刻!

焦点滨州王震ODHt 2018-06-26 14:38:2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房子卖不出,市民买不起。

房子卖不出,市民买不起。

这不是危言耸听,对于滨州这样的三四线城市更不是杞人忧天。(本文为搜狐焦点滨州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中国任何市场活动都是自上而下的,即上层建筑部署,一层一层落到地方实处,虽说地方实施起来有待商讨,但总方针、总路线、总基调是不变的。其中释放出的某些信号须时刻关注。

先说一下互联网金融,最近几天P2P平台好像接二连三的出事,唐小僧爆雷、联璧立案,比特币创历史最低点,失守5900美元关口,原本欣欣向荣的互联网金融突然刹车。始料未及的小朋友们一边吵着嚷着掉头回幼儿园,一边按烂了手机去提现。

信号比较清晰了,互联网金融可能会面临重新洗牌,某些大型P2P平台可能会开始做以回应。

房地产的定位很明确,住房不炒。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2018年1到5月份,全国房地产调控政策发布次数多达159次。其中进5月份一个月,超过40个城,调控50次。

2018年5月,住建部就房地产市场调控约谈西安、海口、三亚、长春等12城市。

2018年6月16日,自然资源部发布消息,全国统一的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已实现全国联网。

2018年6月24日,央行宣布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银行有了更多钱放贷。

相对于互联网金融的信号模糊,房地产行业的信号算是相当清晰了。导致的直接结果:至今全国40个重点城市新建住宅成交面积同比下降1%。其中,一线和二线城市累计成交面积分别同比下降36%和2%。(本文为搜狐焦点滨州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反观滨州, 2017年10月25日有过一次调控,即《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

当中提及的“所购买的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取得产权证书至少满2年后方可上市交易,非本地居民购房限制转让时间不少于3年。

仅此一次。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多些调控?还没到点上。

没到高不可攀的点上,没到买不起房的点上。搜狐焦点滨州站认为,这个点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搜狐焦点滨州站预计这个点会是10000元/平米。最低价,现在滨州市场已经有不少项目达到1万+,倘若最低价达到1万+,恐怕调控也没什么办法。

何况条例无非那么几种,限制交易、限地、限价这些宏观上的经济方面。不可能迫使开发商降价或是要求企业提高薪金水平。

滨州版图面积9600平方公里,其中滨城区697.49平方公里、开发区189.2平方公里。主力军、名企盘大多集中在这两个地方,面积不小,但总有饱和的一天。楼盘不像景区、医院、大学那样建在别的城市仍叫本市的名字,但凡下大力气在滨州拿地,无非两个方面。

一、卖房赚钱。

土地成本高,溢价率高,各项软硬件指标提升,房价也跟着增高。总所周知,滨州这两年的房价涨的有些令人琢磨不透,两年翻倍是事实,接下来的几年房价涨幅是代数式还是几何式就不得而知了。(本文为搜狐焦点滨州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二、市场影响度。

碧桂园来了、中梁来了、天泰来了,恒大、保利在路上,万科、绿城摩拳擦掌,市场占有量又多了一个城市、几个项目。建了好房子,配了好硬件,滨州当地也必须有软件实力作为支撑,教育、医疗、环境、卫生各方面因素都得应付的了买了好房子的市民。

拿教育而言,搜狐焦点滨州站近日找到一张图。

暂不考虑消息可信度,居住在莲华学园旁边的市民情何以堪。

国家调控暂未波及到滨州这最后一公里,但也是迟早的事。(本文为搜狐焦点滨州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反观购房者却出现了很诡异的现象,经过前两年的热潮,今年他们的购房积极性不高了,可能是多个优质楼盘挑花了眼;也可能是位置相对偏远,不能满足他们购房周边软件的需求;抑或是房价高企,卖两套房也不一定换取更好的另一套。

与此同时,房地产行业悄然发生着一件事。

房企改名的路上又增加一位新成员——“合景泰富地产控股有限公司”更改为“合景泰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地产”俩字没了。

今年3月初,时代地产控股有限公司的后缀名从地产变更为中国。不到一个月,龙湖也宣布公司中文名“龙湖地产有限公司”拟更改为“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再加上2016年,恒大地产更名为中国恒大。

另外,碧桂园在6月15日宣布,进军现代农业。这些靠地产起家的企业毅然 “去地产”化,是响应国家号召还是释放了另一种信号?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文为搜狐焦点滨州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最后引言朗诗集团董事长田明在近日举办的中国责任投资论坛夏季峰会上的发言:“未来,三、四线城市的火热很难再持续,由于三、四线城市的产业基础和人口吸引力不足,投资性需求退去后市场会逐渐转冷”。

后记:笔者初一地理课,老师拖堂。

“我们这个城市只有6000多平方千米,却有200万人口,除去田地,每人才2平米。”

我举手问老师:“可以往高盖啊,盖上十几层。”

老师想了想,对我们说“下课!”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